關于宮頸癌疫苗的質疑聲音此起彼伏,有很多人認為既然對于HPV病毒有抵抗作用,那么疫苗到底還會不會對機體本身的健康造成其他影響呢?

  除了質疑有效性,那些“流言”中也著重渲染了HPV疫苗的健康風險,聲稱有大量受害者在接種疫苗后出現“堵塞血管”、“癲癇”、“孕婦流產”等嚴重后果。而事實上到目前為止,并沒有發現HPV疫苗導致這些不良后果風險增加的證據。

  首先必須要承認,在HPV疫苗接種之后,確實有不良事件的個案發生,死亡案例也同樣有過報告。不過在這里,有兩個方面需要特別注意:

  一是這些“不良事件”與疫苗接種的關系;

  二是不良事件發生率與基線發生率的關系。


圖片1.png


  與有效性不同,HPV安全性的數據很多都來自上市后的監測數據。這些監測數據庫記錄的是實際疫苗接種后使用中發生的“不良事件”(Adverse events following immunization ,AEFI)。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,AEFI包括了所有在疫苗接種后發生的不利的醫學事件,它們不一定與疫苗使用存在因果關系。這些案例值得警惕和分析,但除非得到進一步確認,否則它們不能直接作為疫苗危害的證據。例如,在HPV安全性監測中,人們發現了一些靜脈血栓的案例報告,但在對這些病例進行追溯時發現,這些病例大部分都同時具有其他已知會導致血栓風險增加的因素,比如服用口服避孕藥、吸煙、家族史或懷孕等等。

圖片2.png


  以美國疫苗不良事件報告系統(VAERS)的數據為例,這個數據庫在2006年到2008年底一共記錄了56例在接種HPV四價疫苗后出現靜脈血栓的事件,其中31例有完整的臨床數據可供追溯,而這31個病例中就有28個都存在已知的血栓風險因素。因此,這些病例報告并不能直接說明HPV疫苗與血栓風險有關。

  另外,在關注這樣的報告病例時,也要同時了解這些不良事件的發生頻率,以及它們與基線發生率的關系。依然以VAERS數據庫為例,從2006年6月到2008年底這一檢測系統共記錄了32例發生在接種4價HPV疫苗之后的死亡病例,根據同時期美國疫苗接種的總數(23051336劑)可計算出報告率為10萬分之0.1。


圖片3.png

  和上面提到的靜脈血栓情況類似,這些死亡事件中也存在藥物濫用、感染、基礎疾病等眾多混雜因素,而且與同年齡青少年死亡率的基線數據相比,它也并沒明顯上升的趨勢。

  因此,這些死亡病例并不能證明HPV疫苗導致了死亡風險的增加,這種流言和質疑也是有失偏頗的!